1. 首页
  2. 资讯

南极游

为什么飞猪宣传南极游的对象偏向于“90后”?因为飞猪这个活动的目的就是宣传而已。前有携程去哪儿后有途牛同程,飞猪在线上旅游这一块其实位置很尴尬,怎么样才能在一片OTC(在线

为什么飞猪宣传南极游的对象偏向于“90后”?

因为飞猪这个活动的目的就是宣传而已。

前有携程去哪儿后有途牛同程,飞猪在线上旅游这一块其实位置很尴尬,怎么样才能在一片OTC(在线旅游公司)中脱颖而出?

飞猪其实是在利用南极游做品牌活动,赚钱不是目的,赚眼球才是。

为什么是宣传

可以看到飞猪上同类型产品的价格如下:最便宜的5W,最贵的30W。那么利润空间可想而知了。

旅游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流量入口之一,因为飞猪在在度假领域的布局就十分关键,既需要建立品牌形象,又要有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不是靠旅游赚钱,而是靠旅游背后的那点事赚钱。

为什么是90后

为90后背书的是爱享乐敢冒险的消费理念、崛起的消费能力。90后在各大平台逐渐占据话语权,只要抓住了这一群消费者,就抓住了市场和传播。因为他们乐于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分享,也乐于去尝试新鲜事物。一举两得。

虽然很多媒体都在说90后已经老去,00后和10后来势汹汹,但目前,90后的消费能力正在膨胀,正在主导各种市场,也是不争的事实。

媒体唱衰90后,不过是害怕90后的特立独行罢了,因为这种特立独行让生意变得很难做。以往是商家主导,商家提供什么,消费者就享用什么。现在不同了,消费者需要什么,都无需开口说,商家就会尽全力去满足。

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2016年中国赴南极旅游的游客数量约为4000人,占全球造访南极人数的10%以上,是南极旅游的第三大客源国。而过了一年之后,也就是2016年至2017年,赴南极旅游的中国游客已达5286人次,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2%。目前,中国已超过澳大利亚成为南极旅游第二大客源国。

2017年飞猪南极专线一举成为飞猪的年度爆款。2018年1月14日到16日,有500名中国游客从北京、上海、香港出发,前往南京,成为今年飞猪第2000人南极游的首批抵达者。

为什么这么便宜

飞猪方面给出了两个理由:

第一,南极游的费用主要是船票费用,而飞猪以包船的方式获得了更具优势的价格。在南极游的推广中,飞猪包下4个船期,每期满额为500人,因此4个船期共计2000个舱位。

第二,飞猪目前以直采的方式推出南极游产品,包括包船、酒店、机票等都属于直采。也就是说,飞猪直接与供应商达成合作,不在依赖其他代理。这就直接导致了价格下降。因为以往地接社、国内批发商、收客旅行社等每一层级的代理都会在各自的部分抽取利润,导致产品价格居高不下,因为每一层级的代理都要赚钱,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背锅的还是消费者。

为什么是南极

南极的旅游旺季在夏季,也就是11月中旬至次年2月。在携程上搜索“南极”,相关产品近百条,包括极地探索、冰川巡游、摄影巡游等众多非常具有南极特色的产品,天数从12日到37天不等。

而飞猪当然是紧盯着竞争对手,你走一步我跟一注的。仅活动期间此款南极产品就售出240多个。而在去年“双11”期间,飞猪的南极专线已经进行了试水发售,两周内吸引了204人预订。近年来飞猪和挪威海达路德探险游轮公司达成合作,开始深耕南极旅游,积极打造特色旅游,用行话来说就是打造“旅游IP”。

国人出国游的目的地逐渐从新马泰转换到欧美地区,德法意风情游、冰岛极致风景、北欧四国极光之旅已经渐渐满足不了消费者了。开拓新的旅游目的地至关重要。

于是飞猪瞄向了南极——这个以往只存活在我们的地图中,寒冷至极而美艳无比的神秘之地。既是战略,开疆拓土;也是噱头,全面宣战。

上联:南极潇湘千里月,下联怎么对?

  上联:南极潇湘千里月,

  下联:北通巫峡万重山。


在飞猪组织的南极游里,为什么飞猪说环保和安全一样重要?

感觉现在也就只有南极是干净的吧,要是连南极也被污染了,那还有什么地方能去,只求给企鹅们一片干净美好的家园,不要破坏那的生态环境,现在的游客们越来越没有素质了,在这方面严查必不可少

近千中国人在南极过年,南极游到底有什么魅力呢?

中国人自古喜欢旅游,徐霞客用脚步丈量万水千山,他经30年考察撰成的60万字地理名著《徐霞客游记》。

不过中国的名山大川早已经被旅游达人走遍,而现如今的科技水平发达,更多人愿意走出国门,去领略异域风光。

南极的风光是其独有的,它有着终年不化的积雪,被称为冰雪高原;它有着绚丽的极光,让夜空闪闪发亮;它有着庞大数量的冰山,在海面上静静漂浮。

现代科技的进步使普通人之间的南极游变成现实,为渴望探索南极大陆的人们敞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寻求一场探险者们的盛宴。

根据飞猪此前发布的游客研究数据,南极游客中超过一半是80后,其中90后占比近1/3。90后,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度高,也更喜欢领略了解不同的文化,他们是其中的主力军并不奇怪。

截止至2018年2月5日,完成此次飞猪南极之旅的中国游客已有近千之数。这些富有冒险精神的“中国人”在南极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和环保素养,获得了来自船长和探险队长的盛赞。让更多中国人见证了南极之美。

此次有飞猪领航组织的史上最大规模南极游的盛况表明了新一代中国人对旅游的渴求越来越大,对于自然的探索有着前所未有的兴趣。

上联:紫气通南极,如何对下联?

上联:紫气通南极,

下联:青云动北菜。

多人旅游是一件大工程!飞猪2000人南极游是怎么实现的?

大型团队旅游,出行前是要有周密计划的,2000南极这样的特殊线路,计划肯定要做好非常仔细。同时团队的随行工作人员的分工也要很到位,合格的大品牌旅行社在这种特殊的线路上,计划都会十分详细。这样的线路做好对自己的品牌提升和其它线路完全不同。所以高层重视度也不一样。高层重视自然落实到位,所以 这种大型特殊线路确实还是需要品牌公司的专业团队去操作,也确实不是一般旅行社随便就能接待到位的。

南极没有北极熊,如果把北极熊运到南极会发生什么?

谢邀!

总有网友问一些呆萌的问题,比如说:北极熊即将饿死,为什么还不抓企鹅来吃。估计很多人听了都会笑哭吧!北极熊生活在北极,而企鹅却生活在南极,所以不是北极熊不想吃,是完全吃不到啊!此时,又有网友脑洞了,如果把一只睡着的北极熊,偷摸的运送到南极,它醒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虽然在我们看来南极和北极长得差不多,都是一望无际的冰川,但从地理气候上说,北冰洋时有结冰期的,而南极却明显没有。北极熊虽然是熊,可它并没有那么熊,想要在大自然混下去。就得掌握点「斗转星移 万物乾坤」的技能!北极熊可以根据太阳,星星的位置,准确判断自己的方位!当然熊熊也可能会犯迷糊。虽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肯定知道自己的位置不同了。其次,南极和北极最冷的时期不一样!怎么冬眠会是个问题,没有其它的熊熊,怎么生宝宝也是个大问题!简直要崩溃。

至于生存我想在北极熊饿的快要死的时候,还是会吃企鹅的。虽然胖胖的不知道是什么东东 但攻击性没那么强,勉强还能逮来吃,接下来就是习性方面,总得随气候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吧!

小编再大发慈悲给他托运过去一只美女北极熊,两熊一起繁衍后代。所以生存下来还是有可能的,就看熊熊的生存意志顽不顽强咯!

关于南极之恋?

你想静静,顶多是去酒店开间房,而吴有音想静静,直接去了世界的尽头,2011年至2014年间,他三下南极,一入北极,体验生活、找素材、勘景考察,完成小说《南极绝恋》,2015年10月,又带领40人剧组深入南极实景拍摄28天,将小说改编成电影。跨越两极,8年时间,吴有音实现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梦想。

在极夜里创作到极昼里拍摄

在吴有音的履历里有很多职业,最让人好奇的还是他南极科考队员的身份。

他身形不算高大魁梧,上海人,说起话来谦逊的语气倒显得有几分文弱书生气。但他自己说“小伙子身板还不错”。

2011、2012年极昼,作为中国第27、28次南极科考队员,吴有音先后赴东南极中山站、西南极长城站。加上曾为春晚拍过几次公益片,有十几年广告导演的经历,吴有音接到了中国极地文化建设的任务。为中国南北极科考站建立CIVI体系,包括视觉体系、标识,站点民族文化元素的彰显等。另外他自己还提报了一项工作,写小说拍电影。他心想:既然是文化建设,这两种艺术形式也想做做。

极地中心看到队员有那么高的积极性,当然举双手赞同。

为了完成这一“附加”工作,吴有音先后三下南极,背着相机下生活、找素材。

“坐在C130大力神运输机上,遇到了南极上空的湍流,飞机是跟诺曼底空降一模一样的美军战斗机,当时它有一个瞬间的下降非常恐怖,可越紧张大家越开玩笑,同行的人说在这里掉下去可没人救,又听说在南极飞机坠毁是常事儿,我忽然想到了一种故事的可能性。”

这份真实经历,激发了吴导的创作灵感,影片开头南极坠机的一幕便由此而来。

2013年年初《南极绝恋》的小说完成了。2013年,极夜,吴有音独自进入北极圈,到达中国北极黄河站,在斯瓦尔巴群岛的一个小木屋里住了一个月,把小说改编成了剧本。

剧本的创作过程没有其他人参与,全程只有吴导自己。对剧本他有个非常严肃的要求:不能让别人动一个字。

2014年极昼,吴导又前往南极长城站,为电影实地勘景。

在2015年10月末,剧组40人奔赴南极,在此实地拍摄28天。

在世界两级的横跨之间,这部电影完成了。

写中国第一部南极的长篇小说,拍摄中国第一部南极电影,吴有音明确写在工作计划书里的这两点他都做到了。

签好生死状去南极

南极题材,可想而知,拍摄的难度绝对不会小于创作。吴导又是在创作上极为苛刻的人,他把电影视作一个活物,要赋予它一种真正的气息。因此,希望在最大限度上实地拍摄。

剧组经过勘察意识到在南极搭一个小木屋拍不出工业电影的画面感,大量的重型设备,辅助感情戏的拍法没有办法进入南极。影片中的小木屋四面都是活片,屋顶有各种机位和光位,这是在摄影棚里才能达到的电影拍摄的技术要求。因此主要戏份在室内的杨子姗并没有去南极拍摄。

但吴导要求南极的戏份要先拍,因为剧组要对南极有环境感知,各技术部门才会对将来要做的工作有预设,对技术实现的可能性做参考。

南极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冷,记者问到剧组最难克服的想必是温度。吴导却摇摇头。

拍摄期正值南极的夏季,那时气温也就在零度到零下十度左右,很多时候比北京都暖和。所以温度并不是最大的难题。这也就不难解释影片里富春掉进海里爬出来依然能活下来。

意料之外的困难其实是动物的戏份。吴导本以为南极片地都是动物,拍就行了。和海豹的对话、和企鹅的相处,这些在剧本层面也都经过了严格的设定,可事实上动物演员的拍摄还是需要一些运气。

“每天早上六七点出工,野外工作十小时,傍晚才收工,最严重的一天,一晚上雪盲倒下了七个。平时巧克力吃半根就吃不下去了,在南极一天能吃三四根,拼命补充热量,继续拍。”

白毛风、雪崩、冰裂缝……这些危险剧组都可能遇到,甚至危及生命。

正是因为这样,前往南极之前每个人都被明确告知是有生命危险的。为剧组甄选工作人员并不容易,最终入选的40个人,全都经过了严格训练。攀岩、速降、挂绳,临时处理开放性伤口等等。并跟每个人都签了生死状,拿好了最妥帖的保险。

当然,最危险的还是主演赵又廷,最担心他的就是高圆圆了。吴导说,出发前期,高圆圆每天给他发语音问:“导演这双鞋可以吗?那件衣服可以吗?还要准备什么吗导演?”

在吴导看来,他们这对妻子对丈夫的深情,就像《南极之恋》里的感情一样,没有反映在那些形而上的东西层面,而是反映在一双鞋、一件衣服的细节上。

一部电影有一部电影的命

在吴导的书里永远看不到“我爱你”三个字,最多是“我等你”,就已经算肉麻了。他说真正深层的情感往往是润物无声的,是平淡的,那些深沉的东西,无象无形才最感人。

从文字到影像沿袭了吴导一贯的克制。它的气息是朴实而端正,大气而苍茫的。

就连影片的名字从《南极绝恋》到《南极之恋》,一字之差,情绪得到了抑制,结局也有了多种可能。朴素又直接,意淡而情浓。

《南极之恋》拍摄的剧本是第19稿,但第一稿剧本和最后一稿剧情结构是一模一样的,可每一稿又有突破。吴导要的是上和下的区别,而不是左和右的修改。

“上下指的是对于人物的升华,在人物内心、人物质感、人物动机上的深挖。左和右的修改则是个人审美的问题。”

此前,《南极之恋》经历了一次调档,外界猜测因为12月的电影市场太过于残酷,吴导否定了这个猜想。

“后期没弄完。因为我们对后期的技术要求比较高,方方面面都有点来不及,跟档期爆满真的没有关系。”

吴导并不在意这些东西。在他心里一直觉得一部电影有一部电影的命,什么时候生下来是它的事。“任何一个时辰生下来的孩子都可以自己长到有出息。”

所以吴导觉得电影比小说刻画的要更细致入微,他希望电影的评分要比小说更高一些。上映以来,这部电影在猫眼、淘票票、微博的大众评分平均高达8.8分,豆瓣也有6.9分,成绩还算不错。

目前影片上映一周,票房破亿,对于偏文艺的电影这算是不错的成绩,可对于这样的制作规模来说,可能商业上还未达标。不过吴导并不担心。一部电影的上升,有一个口碑期,吴导对于口碑有很大的期待,对票房倒没多想。他说票房是一个天命的事情,一个导演的本质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