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湘西旅游

湘西那边到底有没有蛊?还是那句话: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湘西蛊术,十有八九是真的。先说一个事情,是不是真的大家自己判断。某人是基层公务员,在湘西干过矛盾调解工作。现在都讲究法

湘西那边到底有没有蛊?

还是那句话: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湘西蛊术,十有八九是真的。

先说一个事情,是不是真的大家自己判断。

某人是基层公务员,在湘西干过矛盾调解工作。现在都讲究法制,但是有些邻里之间的小事儿,还是要靠调解。

一次,一个寨子的村民修房子,砌了砖墙。墙还没弄好,邻居就有意见了,双方吵吵闹闹的,需要调解了。

这位调解人员去了之后一了解,原来这个邻居觉得砖墙挡住了一部分原来的路,现在出门没那么方便了。双方就你来我往的,谁也不让步。这事儿调解起来也很麻烦,说了半天都没有效果。

后来,这位邻居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话:“你等着,我让XX给你家放蛊,让你们一家不得好死。

这家人听完之后,脸色大变,啥也没说,回去之后自己把盖了一半的砖墙拆了。

直到现在,人们还是打心底里害怕蛊术,说明它并不是假的。


蛊这个字,在甲骨文当中就有了,非常形象的展示了一个容器里放着两条虫子。在这之后,蛊术一直都是热门话题,各类典籍当中都有。

(左侧为甲骨文“蛊”)

历史上最著名的巫蛊事件,就是汉武帝晚年的“巫蛊之祸”,当时这东西非常盛行。

一些地方志当中,详细的记载了关于放蛊的情况。

按照记载,有些苗人女子能放蛊杀人,被称为“放草鬼”。遇到有仇有怨的,如果放外蛊,就会有虫蛇咬食五体,放内蛊就会被吃光腹内的五脏。一旦中了蛊,就会痛苦不堪,备受折磨而死。如果在一个月内准备好米面等东西,去找放蛊的人求药,也许还有救。

《永绥厅志》还记载了分辨“蛊妇”的办法:

真蛊妇目如朱砂,肚腹臂背均有红绿青黄纹,无者即假。真蛊妇家无有毫厘蛛丝网。每日又需置水一盆于堂屋,将所放之虫蛊吐出,入水盆食水,无者即假……真蛊妇害人百日必死,若病经年,即非受蛊。

说的很细致,这证明一点,当时的民间和官方,都对放蛊有着清晰的认识,对怎么分辨会放蛊的人也很明确。


蛊术,一般都是女子相传。比如说某个蛊婆有三个女儿,其中必然要有一个学习蛊术的,但是也不一定非要是亲生女儿。

比如说一般女子要是跟随蛊婆学习针线活或者是唱歌啥的,一旦被看中了,蛊婆就会在无意中说一句:“你得了!”之后女子就会一直生病,想要病好,就必须跟着蛊婆学习蛊术。蛊术不仅是养蛊,还要学习一些仪式和咒语之类的,一般人就无从得知了。

据传言,蛊术这东西,害人也害己。会蛊术的人必须定期放蛊,不然自己就会生病或者死亡。如果对人放蛊,就能保证自己的三年无病;对牛放蛊,可以保证一年不生病;对树放蛊,可以保证三个月不生病。据说也可以对猪放蛊,但是对狗不行,所以会蛊术的人都怕狗,也绝对不吃狗肉。

正因为蛊妇蛊婆必须定期放蛊,所以人们都会敬而远之,遇到一些事情也会第一时间想到蛊妇蛊婆。

比如民国初年,凤凰县发生了一起蛊毒案,一家苗人的两个孩子相继死亡,这家人怀疑是寨子里的蛊妇干的。于是,告官之后蛊妇家就被搜查了,从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瓦罐,里面有蛇、蝎、蛤蟆等毒物,还有两个纸剪的人形。这个算是证据确凿的放蛊案,所以蛊妇就被枪毙了。


至于怎么制蛊,说法很多,虽然大致差不多,但是不同的版本还是有些细致的区别的。

《隋书》之中记载了一种制蛊的方法,比较细致。当时制蛊,就是在五月初五这一天,收集百种虫,大到蛇蝎,小到虱子,然后把这些虫蛇一起放到一个容器里面封上。让它们在里面自相残杀,相互分食。

等这些毒虫吃到只剩下一个了,蛊就制成了。如果剩下的是蛇,那就是蛇蛊,剩下的是蝎子,那就是蝎蛊……想要下蛊的时候,就把蛊虫磨碎,把粉末放在人的饭菜里,吃了就中蛊了。当然,还有些下蛊更厉害,可以通过做法、甚至看一眼都能让人中蛊。

养蛊的人必须定期放蛊,而且这个蛊一旦炼成了,养蛊的人就要把这个蛊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所以很多苗寨都有传说中的“养蛊世家”。

但是,毕竟蛊毒这个东西无影无形,又杀伤力巨大,防不胜防。所以无论是官府还是民间,都大力抵制的。

对于蛊婆蛊妇,人人见了都怕,都要敬而远之,也绝对不敢轻易得罪。


有熟悉蛊术的人提供了预防中蛊的方法,首先是不吃陌生人的食物,不喝陌生人的水。

据说要吃的话,就偷偷把最上面的那块食物夹起来放在手里,吃完饭埋在十字路口,蛊就会回去了。

还有一些直接的,会问主人:“这食物里面,难道有毒吗?”这么一问,就没有办法下蛊了(不会被打么?)。

要么就是用大荸荠切开晾干,磨成末早上用热水服用,这样就会避免中蛊。

……

总之方法有很多,但是仅仅是传言,真假不知道。

放蛊这个东西,现在都是讲科学的时代了,也非常少见了。要是说它是假的,也能按照寄生虫或者心理原因分析一下。

但是也有人认为这是真的,目前的科学暂时解释不了。总之能从殷商时期流传到现在,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

在湘西旅行,有哪些注意事项?

第一,做好攻略,不管是不是跟团,当自己去深入体验另一个环境时候是非常满足和有成就感的;

第二,准备好一些药品和包扎物品等,毕竟出门在外,安全健康第一位;

第三,了解一些安全常识,谨防上当受骗,当然最好也了解下当地物价,不要被宰的伤心;

第四,收拾好行李,贵重物品要放置妥当,出门游玩时候贵重物品慎重携带,包包最好放身前,谨防小偷盯上;

第五,保持愉快的心情,一切烦恼等回去后再重新计算,尽情放松!

第六,不要只顾着拍照,也可以和当地人聊聊有趣的故事,吃吃当地有名的食物,总之,拍照为辅,游玩为重,现代人出个门就是不停拍照,发朋友圈,这样未免有些单调了

最后,祝玩的尽兴!

湘西有平原吗?

没有,开门见山

湖南湘西永顺旅游的出路在哪里?

永顺县领导如果真想在旅游方面有所成就,就必须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巩固发扬优势,改变填补劣势,定位准确才能突出南有凤凰、北有张家界、东有沅陵的夹击,更何况张桑高速已通车,西边的桑植脱贫必然会依托九天洞、平湖游、溶洞探险和八大公山探秘来发展旅游。传统风景旅游对永顺来说是四面楚歌,毫无出路可言。

民宿、康养加民俗文化体验可以走出一条新路。否则单靠风景吸引不了多少人,还要投入大量资金先修路,投入产出比严重失衡(虽然也能给当地百姓带来便利),自然会被自治州政府规划滞后。

利用现有条件打传统和乡土(越土越好)牌,也许是唯一可以跟周边张家界相抗衡招数。

张家界已经将全球游客吸引了过来,每年接待游客总量超5千万人次(其远期规划是年接待一亿人次),做为相距不到百公里的永顺要想想如何让这几千万人次游客流入永顺,哪怕是流入1/10就足以让永顺彻底翻身。

这好比过去赶庙会,庙宇已经将香客吸引了过来,你再摆个菩萨在庙门是没有香火的,如果摆个茶摊、修个酒肆、再不济搞个抽签算命的摊子,也是可以借势发财的;搞不好还能比庙宇更有名。比如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上海城隍庙的灌汤包、南京夫子庙的小吃都已经成为了独立品牌,当年都是借势而生的。

走人家的老路永远落后于人,只有知道自己的优势,利用周边资源,借力打力才能四两拨千斤。

湘西有哪些旅游景区比较好玩?

谢邀。

湘西好玩的旅游景区还真不少。

下面,我就简单做一个介绍。

凤凰古城

这里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近些年声名鹊起。头些年,我去的时候,还感觉非常不错,水清城美,人民朴实。听说这些年商业化有些严重了。

不过,中国所有的古城都是人文游,无非就是逛一逛,看看建筑,品尝小吃,体会下古朴的街道和独具特色的古城格局。

芙蓉镇

芙蓉镇,因为电影《芙蓉镇》在此拍摄而改名。

这里有浓厚的土家族特色,里面有土家族供奉的神物——溪洲铜柱。看看镇子上的大瀑布,吃一下刘晓庆米豆腐。

如果你对古城镇游览不感冒,凤凰和芙蓉二选一就好。

矮寨大桥

矮寨大桥本身是比较震撼的,是一个建筑奇观。破世界多项纪录的特大悬索桥,是中国造桥的一款力作。

沈从文笔下的边城

如果想找寻书中的那些场景,可以去看看,如果没有这样文化背景的熏陶,它对你来说,也只是一座古城镇。


湘西除去这些古城镇,就是山山水水了。

比较著名的有:

南华山国家森林公园

猛洞河漂流

德夯大峡谷

天龙峡谷

红石林国家地质公园

乌龙山风景区

以上6个山水峡谷为主题的风景区在湘西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如果喜欢游山玩水的朋友不妨去看看,他们都是自然界的景致,并不像泰山、庐山这样的人文之山。


好了,推荐完了,如果有用,请点赞哦。

湖南湘西永顺这几年旅游行业做得如何?

永顺县是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代管县,位于自治州北部。湖南湘西永顺这几年旅游一般般吧!湘西永顺以下景点还可以,芙蓉古镇、猛洞河漂流等,



湘西在中国的哪个省?

小编所指湘西为狭隘湘西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域上湘西还包括张家界,怀化等地。湘西全称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隶属于湖南省,位于湖南省地图西北处,于1952年成立湘西苗族自治区,1957年成立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自治州首府驻地吉首市,下辖:吉首市,泸溪县,凤凰县,古丈县,花垣县,保靖县,永顺县,龙山县7县1市。。

湘西历史上匪患猖獗,所以大家听到湘西第一反应就是“土匪”或者“赶尸”。

湘西自治州旅游资源丰富,这里有凤凰古城,乾州古城,矮寨大桥,德夯苗寨等景点。还有四大古镇分别是:龙山县里耶镇,永顺县芙蓉镇,花垣县边城镇,泸溪县浦市镇。

提到湘西就不得不提他的子女们,其中的佼佼者就有沈从文,黄永玉,宋祖英等。

湘西有一首综合性大学叫吉首大学

湘西有奥运冠军他们分别是杨霞、龙清泉、向艳梅

湘西人杰地灵,湘西青山绿水,湘西神秘幻境,十佳魅力城市湖南湘西欢迎四海之滨!

喜欢我们记得点击“关注”哦!么么哒!

湘西放蛊的真相是什么?

湘西的蛊术几乎湘西地区都有流传。苗族几乎全民族笃信蛊,只是各地轻重不同而已。

在苗族的观念世界,蛊有蛇蛊、蛙蛊、蚂蚁蛊、毛虫蛊、麻雀蛊、乌龟蛊等类。蛊在有蛊的人身上繁衍多了,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蛊者本人(蛊主)进攻,索取食物,蛊主难受,就将蛊放出去。

其实这种蛊,并非苗人的专利。蛊术在中国古代江南地区早已广为流传。最初,蛊是指生于器皿中的虫,后来,谷物腐败后所生飞蛾以及其他物体变质而生出的虫也被称为蛊。古人认为蛊具有神秘莫测的性质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蛊,可以通过饮食进入人体引发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乱。先秦人提到的蛊虫大多是指自然生成的神秘毒虫。据学者考证,战国时代中原地区已有人使用和传授造蛊的方法。

在外界,人们往往只以为湘西女人才会放蛊,也只以为湘西苗族女人才会放蛊。实际上,湘西的土家族苗族,湘西的男人女人都有会放蛊的。几乎湘西的每个村寨,都有会放蛊的人。土家族和苗族放蛊不同的是,苗族放蛊的以女人为多,而土家族放蛊的基本上都是男人。对放蛊的男人、女人,湘西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对那些会放蛊的女人,湘西人都是一种害怕和歧视的心态,见了她们会避之而不及。而对那些会放蛊的男人,湘西人则是又怕又敬,更多的是敬。这是几千年的男尊女卑思想造成的。因为在湘西人眼里,女人相夫教子、恪守妇道才是正业,而女人放蛊是不务正业,放情蛊,更是离经叛道和犯贱。

由于外界的一些民俗专家,根本不懂湘西的民风民俗与人情世故,把湘西的放蛊说成是装神弄鬼的迷信,描写得极为阴森恐怖,使得外界对湘西的神秘巫术,存在着深深的误解和偏见。我和我的很多湘西父老们,一直固执地认为,湘西的蛊术,实际上是一种具有科学含量的巫术,是一种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于一体的神秘文化和神秘文明,只是我们看不懂而已。如果我们把看不懂的东西,或者尚未完全揭秘的东西统统称为迷信,未免太主观愚昧、太不尊重民族习惯了。

我以为湘西的蛊术,不只是现在民俗届普遍知道的情蛊。而是所有的跟巫有关的神秘巫术。湘西的蛊术,一般只分为情蛊和恨蛊,但我以为还有善蛊和斗蛊。

一是情蛊,就是爱情的蛊。这不是湘西女人的专利,湘西的男人也常常放蛊。从小,我们就知道湘西有一种药叫“粘(nia)粘药”。湘西人形容两个人特别好时,就常用“粘”来形容。两个人粘在一起了,就是说明两个人好得肉连肉骨连骨,分不开了。湘西的男人女人放情蛊时,有两种情况。一是湘西的男人或女人对某人爱得不可救药,而对方又不爱自己时,就会做粘粘药,放在对方的茶里或饭菜里,对方吃了,就会爱上自己。一种是结婚了,担心对方又外遇,背叛自己,就悄悄地把粘粘药放在对方的茶里或饭菜里,以便对方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

小时候,我和伙伴们就常常听大人说男人女人相亲时,哪个女的看不上哪个男的,男的就用粘粘药,把女的粘回来了。也常常听大人对那些年轻男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看上了米(没)?看上了就用粘粘药把她粘回来。小时候,我就无意中发现隔壁的一个大叔,因为婶娘跟别人好了,从山上找来一种小虫,在锅里焙焦,再捻成粉末,趁婶娘不备,搅进饭菜里,让婶娘吃。婶娘吃了几回,还真的回心转意,死心塌地地跟着大叔了。当时,我似懂非懂地问大叔是不是粘粘药,大叔严肃地警告我不要跟婶娘说,说了,婶娘就真的跑了,我就没有婶娘了,并说,我长大后,如果女人不听话,叔叔就送我粘粘药,让我的女人也吃了听话。婶娘对我们很好,我当然不希望婶娘跑了,所以一直替大叔保守了秘密。

所以,放情蛊,并不是像一些外界的民俗专家所理解的,只是湘西苗族女人的专利,而是湘西的土家族、苗族男人、女人共有的。更不是湘西女人的一种哀怨、一种情毒,而是一种刻骨铭心、割舍不掉的爱和情。湘西的男人女人,并不忌讳放情蛊,更不认为放情蛊是一种邪恶。

湘西花垣县边城镇的向艳梅,就给我讲过她自己亲历的一碗水的蛊术。她说她读中学那年,她的邻居的三岁女儿得了病,怎么都治疗不好,且一到傍晚就哇哇大哭,哭声不止。急得邻居只好去向懂蛊术的先生求救,先生说,你家小孩是有天傍晚时被人吓(读he)着了,吓(he)着了,是湘西方言,就是吓(读xia)着了的意思。于是,先生和邻居赶了10多里路,找到正在读书的小向。先生在学校打开水龙头,端了一碗水,对小向说,你吓着(he)她家小孩了,我要在你额头上用水洗一下,好让她家小孩好起来。小向顺从地听先生闭目念叨几句后,用手指在碗周围和上空划了划,就用水洗了洗小向的额头,然后端给小孩,让小孩子喝。小孩子喝后,当晚就不哭,第二天就好了。这让小向大吃一惊。小向说,她是典型的80后什么都不信,但自那次,她什么都信。她说,的确是她吓着了邻居小孩。她说她有一天周末回家时吃晚饭,敲碗路过邻居家,把邻居家小孩吓得哇哇哭。她说她当时的头发很乱,天快黑了,她又突然敲碗,吓着正在坪场里玩耍的邻居小孩了。

这样的事,在湘西是太多太多了。鱼刺卡在喉咙里了,会蛊术的人,只要一碗清水念叨念叨比划比划,就可以水到刺化。肚子疼得打滚了,会蛊术的人,只要一碗清水念叨念叨、比划比划,就不滚不疼了。谁家的小孩痴了呆了,坐在那里半天不说一句话了,会蛊术的人,只要一碗清水念叨念叨、比划比划,痴呆的小孩就喜笑颜开、活蹦乱跳了。甚至谁家的牛羊丢了,会蛊术的人,只要一碗清水念叨念叨、比划比划,就可以找到方位了。很多人以为先生作了什么手脚,但很多事,都是人们眼睁睁看着先生做的,就是一碗清水,什么小动作也没有做,不知道会蛊术的人施了什么魔法。

这样的善蛊,是人性的蛊术,是人情的蛊术。怎么是毒蛊呢?

而更有趣的是斗蛊。两个蛊术高强的人,有时候会斗蛊,蛊斗得既妙趣横生,又百思不得其解。这也是不少年长一些的湘西人亲眼所见的。

一是暗斗。比如一个瓦匠得罪了另一个瓦匠,这个被得罪的瓦匠,就会放出蛊术,让一窑瓦烧了一个月还是泥巴,而被放蛊的瓦匠,也会放出蛊术,让那不让烧瓦的人,每天让那人命根硬得软不下来,像火烧一样难受。你不让我烧火,我天天让你烧火。有人杀年猪,猪毛都褪净了正准备开膛破肚,有一个外人路过用手摸了一下猪屁股,这猪便飞跃而起,跑了一里多路才倒在地上。会蛊术的主人家也不言语,赶忙放出蛊术,赶了一群蛇放在那拍猪屁股的人路上,他往那走,蛇往哪拦。逼得那人原路返回,给主人认错。于是,两人喝酒吃肉,成了无牛不吹的好朋友。

一种是明斗。两个都会蛊术的老朋友再次相见时,为了看看对方的蛊术,是否有长进,会一时兴起,比斗一盘。我在与保靖、古丈、花垣几个县与当地的一些民俗专家座谈时,不少老人都讲述了他们亲眼所见的蛊术成兵,斗智斗勇的故事。在湘西保靖县涂乍乡,就有人亲眼看见两个会蛊术的老朋友草鞋都蛊。这个脱了草鞋往天上一甩,那鞋就在天上飞着不下来了,那个脱了草鞋往天上一甩,两双草鞋便成了天兵天将,在空中狂飞乱打,好不热闹。在花垣县,有人看见会蛊术的人一把黄豆撒进田里,本没有鱼的田里,成千上万的鱼往空中飞落。另一个会蛊术的人一把黄豆撒进树林,变成成千上万把刀钉在树干。这种把蛊术当做娱乐的蛊术,是斗智的蛊术,快乐的蛊术,又有什么何乐不为呢?

湘西的蛊术,实在是神秘莫测。如果不是亲眼多见,你绝对不会相信。古丈县政协副主席兼文联主席向午平告诉我,2005年6月27日,湘西古丈县为了欢迎以著名导演吴贻弓主席为代表的上海艺术家到古丈采风,特别为上海的艺术家们安排了一个节目,叫“纸人捧水”。表演者随便用一张薄纸剪成一个不足两尺的小纸人,再用一颗小铁钉把小纸人钉在木板上,敬了香烧了纸之后,纸人的那双小手就牢牢捧住了一个装了一斤多水的大磁碗。表演者还怕众人不信,又在碗里加上了一把两斤重的铁锤。一双用薄纸剪出的两只小手,竟牢牢捧住了四斤多重的东西,这让上海来的大艺术家们惊讶得张口结舌,大声叫好!长时间的掌声,是送给湘西蛊术最好的礼物和鼓励!

花垣县长期从事蛊术职业,又从事蛊术研究的民间艺人石寿贵说:我们湘西的蛊术,是一种科学和文化,是民间的瑰宝、民族的精髓,却长期来被人误解为迷信。他说,湘西的蛊术,既有科学的因素,也有心理的因素,科学的道理和心理的暗示,是湘西蛊术神奇的所在。由于将湘西蛊术当做迷信,湘西蛊术面临失传,有的蛊术也已绝迹。但有些蛊术依然顽强地存在着。湘西蛊术,正是以其物理化学的科学性和巫的神秘性,显示着民间文化的巨大魅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